移动

宣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邀请注册
查看: 19304|回复: 145

[原创] 我的童年我的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4 14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手机之友 于 2018-2-4 18:28 编辑

       这是一个平淡无奇即将荒芜的小村庄,原本不足20户的房屋已空之七八,一条似乎今天没人走明天就要被埋没的小道从村前歪扭到村后。既不拔山又不涉水,村村通却似乎已被遗忘在进村的2里路之外。我每年大约回去两三趟,清明上坟,拜年,看望大伯。顺便看一眼已经卖掉的二层楼房,西山墙的老泡桐早不见了身影,后院的红砖黑瓦破损坍塌,猪圈,柴垛房,还有曾绑过电视天线毛竹杆的压水机。空寂的村落无心逗留,偶遇熟悉的长辈老邻惊诧的喊一声小名,一下子就被拉回到年少。
      这是我生活了18年的故乡。
      这是我离开了20年的村庄。
      儿子喜欢听我小时候的故事,今天我用文字把零碎的片段记录下来,省的他总缠着我,让把那无聊无趣的童年重复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    
754734884851303318.jpg    

     水阳江在村头一分为二,环抱着这一大片高出河床的滩涂。当金色的朝霞照耀到村西的小小河滩时,这个村子才算真正的苏醒起来,雾霭还悠闲的漂浮在水阳江面,河坎下有一小片绿油油的松软无比的平坦草地,是晾被搁娃的好地方。中年妇人总是喜欢开新媳妇的玩笑,逗的羞涩桃花,连连嗔怪,只好躲的远远的搓捶。一不小心飘走的棒槌急的新媳妇小声直叫,又不敢起身去捞,幸亏有在下游挑水的男人,借此献个殷勤。许多小鱼儿在清澈的河里游摆,遇到哪家杀鸡或者淘米,一哄而上,又警觉快速的钻往绿成墨的水深处。茂盛的猪草在下游自在摇荡,随便搬开一块大点的石头,下面就有青虾螃蟹。用山石垒砌的水舰顺水势斜插入河中,保护河堤不受洪水冲垮,也是夏天男人洗澡遮挡换衣的好地方,那里的水,深的村里从没人探到过底,据说水鬼就藏在那里,连大人们扎个猛子都很谨慎。偶然路过的放排人把几十节竹排像开火车一样驾轻就熟,总是会在对岸的河滩生火休整,却从不进村。
     
78462870625557561.jpg

      水阳江大部分时间都婉约的像待嫁的姑娘,每年的六七月份却很暴躁,只要上游连续几天暴雨,准会发一次大水,淹没整个滩涂。大人们自发的在河堤上巡逻,眼看着测量水位插的一根根树枝被淹没,“上岸了” “进村了” “水稳了”每一个回村的探报都带回最新的水情。在洪水还没有进屋前,就要把家什架高起来,被褥箱子,庄稼收成吊上阁楼,猪鸡家畜都老老实实待在高处。妇人忙着炒蚕豆,或者到处寻找自家的鸡鸭,壮实的中年人结伴用竹竿在激流中抢捞漂下来的竹木,树兜,这可是过年熬糖的好柴火,有一年还捞到一具尸体,无处埋,只能顺水飘走了。也有用渔网顺河坎推虾蟹的,真是艺高人胆大。屋前的土坯房是我大姑家,水涨上来,大姑总是在屋基旁责备过往的人,慢点趟,慢点趟,泥巴墙要倒了。
     
330754045421005369.jpg

       村长“大个子”喜欢喝酒,一个人都能把自己灌醉,一醉必骂他那老实的老婆,因为村庄实在太小,隔几天他的骂声就会响彻全村。除了拿石头砸过自家的墙基和在他家后竹园乱窜撒泼以外,好像也没有做过什么更出格的事。我巨害怕他那黑红的络腮脸还有洪亮震耳的声音,没喝酒的时候却很和蔼,是村里的热心肠主心骨。家里5个小孩,就靠着几亩薄地和打渔拉扯。每天清晨“大个子”都会站在有两个舱的小渔船上撑回岸边,平衡掌握的那是极好,我喜欢蹲在岸边,看着他嘴里叼着烟,眯着眼,颤抖厉害的大手却很灵巧的从渔网里下鱼。他在上游最浅的河床上用石头横磊了一个鱼梁子,河道中间留一个口,用竹篾床兜鱼,隔个天把就会去取最新鲜的鱼儿。或许周边都知道“大个子”的“暴脾气”’,也或许那时候都还比较淳朴,竹篾里的鱼似乎从没被谁偷过。村长的大媳妇是村里唯一的裁缝,漂亮,青丝,温柔,讲话轻言细语,一间几平米的婚房收拾的整洁,温馨。用尺给我量腰围的时候每次我都紧张的屏住呼吸。二儿子讨的媳妇也是全乡数一数二的漂亮,学生头,身材娇小,两个酒窝,皮肤白皙,穿一件蓝色白点的毛领夹克更显得楚楚动人。结婚那晚,我们小不点跟着大点的在寒风中躲在侧窗底下,透出昏黄的白炽灯,懵懂想偷听什么,可等了十来分钟,什么也没听到,实在无聊,就一哄而散了。
     
557143284813457513.jpg

       村后的羊肠小道是上学必经之路,寒冷的冬天,母亲早早的就把火盆引好碳,放在床前,等我畏畏缩缩的起床吃饭后,再把小火坛子上面覆盖一层厚厚的柴灰带着去上学,早上穿着棉鞋走在上冻的泥土上还好,到了中午路上化冻的时候,冻泥又滑又黏,棉鞋弛滑,根本无处下脚,只好边走边在路边的枯草上剐蹭鞋底的淤泥,到家火坛子里面也已经撒泼掉了大半。我们在架堆成锥子型的芝麻秸秆里躲猫猫,在青青小麦地里打滚,摘几颗粉嫩的蚕豆,抽一把埂边甜丝丝的毛针。有次和小伙伴在地头露天粪池比赛跨越时,我掉下去了,那次母亲并没有责骂我,后来她用麻杆扎了一个梯子放进粪池里,烧了黄纸,放了一挂小鞭炮,算是把魂招了回来。家里摘花生的时候,都是要把外婆,姨妈和表姐们请来。在地中央撑起一把大黄伞,男人负责挖花生,女人们边谈笑边摘花生落筐,小的水花生擦一擦围兜就放进嘴里,我负责挖拾遗漏的花生,当然,有时候也去别人已经收成过的地里去挖。看着半篮子的花生,满满的成就感。
   
   328703148838561424.jpg

       从熬糖稀开始就算过年倒计时了,熬好后总要放上几天,我经常偷大人不注意用手指绕上一个圈赶紧塞进嘴里。炒瓜子,炒花生,炸园子,炸三鲜,炸豆腐裹子,煮饺子,这个时候母亲是不允许我们乱讲话的,生怕触犯了灶神。大年三十,全村半数人围坐在一台电视旁看春晚。那时候农村电压低,又是最末节的线路,一个14寸的黑白经常缩到8寸大小,遇上跳闸,“大个子”还得骑二八大杠冒风雪赶往2里路之外去送闸。电送来时,常常引得全堂屋的人异口同声起哄,吓的我哇哇直哭。母亲把新裤子,新夹克,新棉鞋放在新床单上。我兴奋的临睡前还要穿一遍。初一拜年,乡邻之间突然客气的有点不真实,非要吃几个饺子,喝一口茶,抓一把瓜子才给走。稍大点的小年轻学着大人样穿的单薄,躬着双肩,手指间熟练的夹着一排香烟。妈妈递过香烟,嘴上说着不要不要,却又往耳朵上夹。年长的一进屋就围坐在火盆的小靠椅上。沏一杯浓茶,边躲避着火盆里呛人的烟雾,边谈论闲聊着。正月15依然还有浓浓的年味,家里来了客人,妈妈主动把我觊觎已久的碗头鱼用筷子撇断,表示是真的可以吃了。
  
627919064285838663.jpg

      如今,我们毫无顾忌的抛弃了他,正如他无所谓的抛弃了我一样,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村庄苟延残喘。他静静的活在我的梦中,我忙绿的活在喧嚣的城市里。村庄的四周正被挖沙船慢慢吞噬,河水浑浊,河滩坑洼,大个子走了,他那老实的老婆半睡半醒的缩坐在门口的小木椅上打盹。那一段进村大路纵使再泥泞不堪,我还是每年会清明上坟,拜年,看望大伯。。。


发表于 2018-2-4 14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。。。

点评

看了,很感动。故乡,是永远的根。  发表于 2018-2-12 15:58
曾经的生活正在远去
写的好,楼主应该距离我不远,应该都是北乡人
这是一代人无法磨灭的记忆。看了亲切,让人有些伤感,
发表于 2018-2-4 1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图文并茂,真实!
有才,文章勾起了我美好的回忆。
有我童年的记忆,还差个放牛!

QQ|电话:0563-2622566 广告投放:0563-2627497|皖公备3418003000|小黑屋|手机版|宣城论坛 ( ICP证:皖B2-20100091 )

GMT+8, 2018-8-16 09:17

宣城论坛 宣城论坛 宣城论坛 宣城论坛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